日本导演谈中国抗疫 还原当时最真实的南京抗疫
 

日本导演谈中国抗疫 还原当时最真实的南京抗疫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09:30:01
 
  [娱理工作室]采集自娱乐圈的第356个故事   本文主笔:@何小沁   你可能还记得一个月前微博上很火的一部短纪录片:一位日本导演用摄影机纪录了疫情期间的南京:隔离外来人员,每天严格测量体温,学生停课上网课,无接触式点餐,防疫信息APP……他认为,850万人口的南京没有一例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案例,这是上下一心团结努力的结果。   这条视频在微博上有超五万转发,上了日本雅虎首页,后来被翻译成十余种语言在全世界传播。   外国人视角、无台本拍摄、丰富扎实的细节,让这部纪录片同时受到了中外网友的欢迎。一个月后,竹内亮导演又拍了《南京抗疫现场》第二部,他上了日推热搜,也再次成为微博上的“网红导演”。   截图自微博   一场疫情,让世界各国陷入共同命运,却也加深了对彼此的误解。七年前怀着促进中日文化交流的梦想来到中国定居的竹内亮,在今年看到一些外网的歪曲性报道后,决定用镜头纪录下中国的抗疫措施,还原事实真相,为其他国家提供借鉴经验。   竹内亮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,他决定要把余下的人生都扎根在南京。他告诉娱理工作室,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武汉——想把武汉从污名中解除出来,将真实的现状传递给世界。   以下文字根据竹内亮导演与我们的交谈整理而来。   《南京抗疫现场》系列,起初是打算拍给日本看的。在中国也能这么火,我是万万没想到的。   原本我觉得拍一部就差不多够了,但是最近日本的疫情又开始严重了。第一部介绍的是一些城市表面的防疫措施,没有医院内部操作,日本那边的网友希望看到更具体的防疫措施,所以我又拍了第二部。 图片来自微博   截至4月13日,全球疫情形势依旧严峻   第一部拍的都是我们身边的生活:我自己的家,上班路上,公司里,离我们公司最近的麦当劳,离我们公司最近的观光地等,没有刻意去选择什么地方; 竹内亮在南京家中   第二部我选择的地点主要是隔离酒店、超市和医院。这是我针对日本的一些最新情况来选择的,因为日本的超市现在出现了断货现象;有医院的医护人员被感染;日本也终于开始隔离外来入境人员,他们想知道具体怎么做比较好。   竹内亮与接收采访的南京传染病医生合影,这家医院在疫情期间接收了93位感染者,最后全部出院,没有一位医护人员被感染。   第一部《南京抗疫现场》上线后,反响特别大,江苏的、南京的、还有好多报纸电视台都疯狂报道我,很多人都认识我了。这样的好处是拍第二部时,想申请进入很多地方拍摄就变得容易了,没再像第一部里那样,被拦在夫子庙外边。   我属于无台本拍摄。现场我的团队只有我、摄影师和一个编导,有时会加一个助手,加上后期一共只有五六个人,设备主要是单反。第一部我们只花了三天时间,第二部用了一星期时间制作完成。 《南京抗疫现场》登上日本雅虎首页   可能是我的职业病吧,我特别喜欢在现场寻找一些有意思的细节。   像你看到的“非接触安心卡”、放盒饭的小凳子,还有医生的手写笔记,都是我们现场发现的。这种感觉就像猎人搜寻猎物一样,每次都能捕捉到意料之外的惊喜。如果你提前准备好台本,一门心思忙于执行台本的话,反而可能发现不了这些细节。   我是比较喜欢出镜的。我认为纪录片不可能百分百客观,所以并不避讳略微主观的表达方式。我喜欢把我自己的想法、视角、聊天过程,一切都原原本本呈现出来。可能我跟有的采访对象聊得很开心,就拍得很顺利;或者可能聊得很尴尬,我都拍下来,大家也都可以直观感受出来。   很多纪录片导演藏在摄影机后,把导演的存在感抹除,我觉得那样反而有幕后操纵的感觉。 图片来自微博   对于《南京抗疫现场》,日本网友的反应有很多种,大部分都是惊讶。   第一部上线的时候,他们说南京的抗疫措施太严格了,日本做不到这么严格,也不需要做这么严格。但是到了第二部,他们就表示好羡慕,希望日本也能采取这样严格的防疫措施。   当然,每个地方都有“键盘侠”。有个别日本网友质疑:这些都是摄影棚里拍的吧?新增感染人数归零,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吗?   第一部《南京抗疫现场》先是做的日语版,反响很大,全世界很多华人跟我们联系,问能不能出一个英文版,因为欧洲等一些地区的疫情也很严重,当地措施也不够重视。我们答应了,加了一些外景,夫子庙那段、一人一桌吃饭都是英文版里加的。我在视频里还说了不要歧视戴口罩的亚洲人,华人网友也很感谢我们。   后来,通过很多网友的帮助,我们又有了德语、意大利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、俄罗斯语、阿拉伯语……等14个语种的版本。法国电视台、马来西亚杂志、俄罗斯电视台还有英国媒体都联系我们转载视频。我们希望分享范围能继续扩大,给全世界分享和参考中国的防疫措施。   油管上已有《南京抗疫现场》多语种版本 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《南京抗疫现场》   《南京抗疫现场》火了之后,我上了央视的《今日影评》和江苏卫视的《一站到底》等节目。《一站到底》我自己看不下去,因为跟平时不一样,不太适应,也感到很害羞。后来我还尝试了直播,直播就还好,要放松多了。   《南京抗疫现场》虽然火,但我们基本上赚不了一分钱,拍摄的费用、人工酬劳都是自费,各地授权也都是免费的。   这场疫情对各个公司的影响都很大,不只是我们公司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疫情打乱了我们今年原本的工作计划,有赞助商的项目也打了水漂。   我们公司目前有二十四五名员工,资金情况没有那么乐观。但是还好,还没有倒闭。   我们是一家视频内容制作公司,除了疫情相关的内容之外,平时在做的节目还有《我住在这里的理由》、美食节目、关于日本明星的节目,以及一些有赞助商的宣传片等。资金主要来自赞助,以及视频网站的点击量分成,但是不多。 竹内亮的另一个纪录片系列   当初我来到中国,想法很单纯,就是想把日本文化传递给中国人。但现在我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。   在来到中国之前,我给日本的NHK、东京电视台拍过纪录片,2010年来中国拍过《长江天地大纪行》,当时很多中国人问我,山口百惠怎么样、高仓健怎么样?我意识到很多中国人对日本的了解还停留在过去。所以我想拍片,把真正的日本介绍给中国。   我的妻子是中国人,结婚几年后,我们说服了家人,来到南京定居发展。   我的中文是2013年刚搬到南京的时候,在南京大学学了三个月,现在过去七年了,说得还可以吗?我可能是语言天才吧。(笑) 截图来自微博   今后,我打算一辈子就住在南京了。因为我的老婆孩子、我的岳父岳母、我们公司同事、合作伙伴、朋友都在南京,所以我喜欢南京,就这么简单。   前些天我在网上征集了一些疫情期间的普通讲述者,关于他们的新片已经拍完了。我都没想到会那么有意思,不同职业、不同身份的老百姓看待疫情,一百个人的故事完全不一样。   疫情结束后,我最想拍的地方是武汉。   现在全世界对武汉仍然有一点误会,包括西方国家,包括日本也是,大家都以为武汉还是很危险,对武汉的印象还是特别不好。所以我想去到武汉现场,把真实的武汉现状传递给全世界。 图片来自微博    (责编:加缪)